0

对气候科学的无知攻击

纽约 ——

去年 12 月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前后几周内,气候变化科学遭到了严厉的攻击。批评者认为,气候科学家故意封锁证据 —— 甚至整个学科都是漏洞百出。作为全球气候专家的代表,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 IPCC ),也被说成是充满偏见。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目前,社会大众已经对这些攻击言论产生不安。如果专家们认为没有所谓的气候危机,那么,为什么各国政府花费了数以十亿计美元来解决这个问题呢?

事实是,那些批评者们 —— 虽然人数寥寥但叫声很大 —— 正在部署 25 多年以来一直精心策划的行动。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内,他们极力夸大科学上的不同观点,目的是为了停止对气候暖化问题的救助,为包括美孚等某些特殊集团摇旗呐喊。

近期许多书籍都记录下了这些否定气候暖化者的言行。一本名为《商人疑虑》图书将于 2010 年中期出版,作者是 诺米·奥雷克斯 和埃里克·康维,这本书就是这些人言行的权威记录。书中揭示出这些同一集团的古怪精灵们利用自由市场思想的《华尔街日报》评论版作为阵地,不断地搅乱公众的头脑,诋毁科学家们试图拯救地球环境的研究成果。

如今,就像烟草业资助下的那些极力诋毁肺癌和吸烟的关系那样,这些气候暖化的抗议者们的做法如出一辙。他们质疑科学证明的由碳燃料产生的二氧化硫产生的“酸雨”。随后,当发现一种叫做氯氟化碳( CFC )的化学物质是破坏臭氧层的元凶时候,这批同样的反对者又鼓噪起来,反对这个科学发现。

同样的,那些支持烟草巨头,反对二手烟是导致癌症和其他疾病起因的利益团体,他们主要形成于 1980 年代中期,同样的一批人现在又开始反对气候暖化问题。

令人惊奇的是,虽然这些反科学的论调已经叫嚷了 30 年,他们依旧在不断攻击显而易见的事实。问题的真相是,在他们的背后有着巨额资金的支持,幕后公司集团的真正目的是不愿支付额外的监管费用,还有就是自由市场论者反对任何形式的政府控制。

近期的攻击来自于两场好戏。第一是黑客攻击了位于英格兰的气候研究中心,窃取相关的电子邮件,为的是证明气候科学的不完善性。不论这些个案究竟如何,这些所谓真相只是在庞大证据中的微不足道的一点,不足以撼动人为气候暖化问题的现实性和急迫性。

第二就是 IPCC 报告中关于冰川问题的一些明显错误。这里要说明的是, IPCC 的报告长达数千页之多,错误当然很难避免。但是,这纷繁复杂的报告中的偶尔笔误不能说成是气候科学本身的根基出了问题。

当所谓邮件门和 IPCC 报告门事件���布于众时,《华尔街日报》评论版的写手们开始群起攻之,将气候科学描述成一场骗局和阴谋。他们宣称,科学家们在捏造事实,目的是骗取政府的研究经费 —— 这真是荒唐的指责。当时我就在想,和那些在商业和金融领域的同行相比,那些毕生都在探寻真理的科学家难道会靠这个发财么?

现在回想起来,我认为这些指责 —— 科学阴谋论和炮制新学科 —— 和过去《华尔街日报》的陈词滥调一样,例如当年为了反对控制烟草,酸雨和臭氧层的减少,二手烟和其他污染等。换句话说,这些不同之声都是系统性和人为地操弄,而不是自发的反对之声。

在过去 30 年里,我们目睹了意识形态和右翼智库一直在妖魔化科学来的成果,他们的叫嚣一直都不得人心 —— 多年以来都是如此 —— 不过,他们不断地鼓噪确实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和延缓我们的发展进程。

气候变化科学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智力学科。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如此伟大的科学思想让我们理解了地球的历史,了解了气候系统是如何起作用的。这些科学家已建立起来了物理学,生物学和仪器学(例如利用卫星来侦察地球系统的具体细节特征变化),以便加深更好地理解地球的变迁。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而且,他们所要表达的信息非常清楚:大规模地使用原油,煤炭和天然气已经威胁到生态圈和地球的生物组成。我们正在加速恶化地球的气候和海洋化学,风暴,干旱和其他恶劣气候环境不断增多损害了食物链和我们地球的生活质量。

IPCC 和气候专家们告诉我们一个至关重要的信息。我们急需转变目前的能源,运输,食品,工业和建筑体系,减少人类对气候的影响。我们有责任倾听,理解这些信息,然后一起行动起来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