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个人电脑年满25周岁

1981年8月,IBM推出5150个人电脑。它并不是第一台个人电脑,但却是“独一无二的个人电脑”,而且它不仅将商业生活、而且将人们看待世界的方式进行了翻天覆地的变革。

1981年的个人电脑与IBM先前的商业模式迥然而异。根据以往的模式,IBM并不出售电脑,而是租赁电脑。随着5150电脑的来临,IBM转而使用由其他公司生产的配件大规模生产电脑这一标准化商品。“蓝色巨人”(人们这样称呼IBM)允许其他公司(著名的是襁褓之中的微软)来开发软件。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最终还是恩将仇报。IBM制造了个人电脑,结果几乎自取灭亡。它的创新导致了一大批新兴和充满活力的公司,迫使IBM为了与它们竞争而洗心格面。这仅仅是个人电脑的社会转变效力的一个例子而已。

1981年以前,高瞻远瞩、思考技术对社会影响的人士相信,计算机将会形成知识和权力的集中。这是一个奥维尔推断二十世纪极权主义体验的小说《老大哥》中的世界。功能强大的电脑导向强权国家以及强大集权的商业公司。

个人电脑起初看起来会恢复有利于个人的平衡。计算变得集权,而新的灵活性产生了一种感觉,那就是控制正在从政府或者公司等权力集中之处转移出来。个人电脑的胜利看起来伴随着十九世纪古典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的复苏,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时的想法是,个人可以购买电脑以及专门(以及越发复杂)目的所需要的软件,然后立即产生效果。确实,在几年之内,个人将会在一个小机器中拥有像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将集中计算进行革命性改变的IBM360巨型机那样的计算能力。

但是个人电脑的最初胜利(以及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实质性的销售业绩)并没有实现所有对个人拥有权力以及社会变革的最初希望。尽管在信息技术上投入巨资,它看起来并没有提高多少效率。非正式的援助要求浪费了大量的时间,迫使知识广博的员工成为计算机权威以便帮助他们的同事们。

对于电子生产效率的最初的失望因此也就展示了古典个人主义的局限。只是随着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互联、最重要的是通过互联网,个人电脑才实现了它的潜力。突然之间,经济学家们(特别是美国的)开始衡量起实质性的生产效率提高来了。

互联网拍卖、互联网百科全书、以及互联网聊天室等新形式的活动在更大的领域内繁衍了个人之间的互动。内部连接的个人电脑的确产生了充满活力的社会市场的感觉。个人可以以老的、十九世纪的模式实现自我,但是限度在于他们与尽可能多的人互联。正是这些互动,而不是个人自身才创造了价值,并开启了一个充满活力的进程。

潜力是诱人的,但也是令人害怕的。个人电脑的连接产生了有关新世界潜在危险的恐惧。人们害怕恶意的、在几个小时内横扫世界并摧毁信息和程序的计算机病毒。许多人担心在1999年变成2000年的时候,由于依赖电脑,医院、飞机、电网以及通讯都会陷于瘫痪而产生千年灾难。

这些灾难要求的对应措施与先前的技术变革大不相同。政府法规尽管采取了手段让破坏性的骇客们承担刑事责任,无疑有所帮助,但是却无法处理所涉及的问题。某一单个公司的发明也无济于事。解决方案要求的是通力协作,这种协作对应的是民间共和主义的古老愿景,而不是集权或者各自为营、独立自主的个人的现代观念。

有些观察家们相信,在四分之一世纪以后,这一互联使得个人电脑过时了。现在,灵巧的机器和手机中有了专业化的计算程序以及信息技术,它们与众不同的特点是可以相互交流。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是,指称中的个人电脑过时实际上表明,对于一个新的社会愿景而言,个人电脑是多么的基本。只有当新的创新成功还不确定、尚未被广泛接受的时候,我们才需要庆贺、传播以及宣扬它们。

在十八世纪,廉价的、可以洗涤的棉制内以产生了卫生的革命,但是马上这就变得司空见惯,以至于棉花革命不再产生任何激动。个人电脑已经相当于现代的棉花。它对于我们的生活是如此基本,尽管每年大约销售两亿台个人电脑,产生的只不过就是一个电子哈欠而已。但是,就象是棉花革命一样,个人电脑所制造的社会和政治变革的真实程度只有在更长的一段时间以后才可以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