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另一个瑞士

布鲁塞尔 —— 在决策者们为如何才能将各种文化和宗教融入到欧洲截然不同的民族社会中倍感挠头时,参考瑞士最近提出的某些新想法并不是最差的选择。瑞士,那个不久前投票禁止在清真寺顶建尖塔的国家?的确是这样。

欧洲在国籍、文化起源和如何对待移民等方面的看法的确应该调整了。随着流动性越来越强,逐渐老龄化的欧洲迫切需要令它恐惧不已的移民的注入 —— 不仅如此,它还应该在移民抵达之后很快(比如一年时间内)将当地政治问题上的发言权交到他们手中。

归根结底,纳税人参与地方政治比置身事外坐等拿到公民权更重要。无论有没有正式国籍和投票权,民主参与都是让人融入社会、感觉有话语权的最佳方式。

我在此应该说明我的个人利益:我在瑞士出生后曾一度没有国籍。我的父亲是美国人,但因为归化时间太短还没有资格把美国国籍传给我。我出生在瑞士的土地上,但我并不因此享有申请瑞士护照的权利。最后,爱尔兰接受了我,那里是我母亲的祖国。我保留了一份爱尔兰下院用镜框装裱的《国会法案》,这是入籍的时候需要用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