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反对寡头的战争

我所遭受的迫害不允许我对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打击俄国“寡头”阶级的战争冷眼旁观、无动于衷(打击对象中也包括一些女性,最著名的是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的夫人)。既然我也是其中的一分子,我又怎么可能完全置身事外?但局内人的看法同样非常宝贵,因为只有我们才清楚幕后究竟发生了哪些事情。

身为打击目标的我对这场战争了解得一清二楚。因为被迫离开俄国、流亡伦敦来保护自己免受普京和克里姆林的迫害,我非常了解整个国家会怎样去迫害一个孤立无助的人。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在西方民主国家。毕竟,人们能否想象法国的国家机器¾警察、安全人员、军队、官僚机构¾都在统一指挥下采取行动,要把某个孤立无援的个人关进监狱?在除俄国以外的任何地方,这样的事情都不可想象。

这些年来,俄国政府倾全国之力,无情地要把我引渡回国接受审判。我花了3年时间才在伦敦的法庭上胜诉,幸运的是,俄国并没有对审判结果提出上诉。这表明克里姆林宫里还有人认识到,不是所有的法庭都会按照当权者的命令行事。

在伦敦法庭上,我证明了自己纯粹由于政治原因而受到迫害。英国政府裁定允许我在英格兰国内避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