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奥巴马会要做的让人惊奇的事情

纽约-人们对奥巴马总统抱有厚望,这基本上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提醒我们,世界各地大部分的如此显著的反美情绪不是,也不应是,永久性的。

但这种期望对于奥巴马也是一个难题,因为他想要满足人们的期望的话,将是不容易的-在某些情况下也是不可能的。今年春天将不会出现巴勒斯坦国;全球气候变化协议或新的贸易协定也不会达成;贫困、种族灭绝的行为或疾病的流行也不会马上结束。

其原因并非仅仅是若想取得大成就需要时间和精力。新总统面临着一些捆住他手脚的非常大的限制-若想让稳定与繁荣成为常态而不是例外,其它国家要更加和美国同舟共济显得如此至关重要。

最明显的限制源是美国的经济状况。在过去4个月里,失业人口增加了两百万;住房市场继续恶化;而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几乎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萎缩。

其结果是,奥巴马将别无选择,他只能把他最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放在振兴经济上。最重要的是,他在这方面的成功与否将决定人们对他政府的看法。即使他自己也承认,这将需要他延缓履行其它几项竞选中作出的承诺。

第二个制约因素源于新总统将面临的所有的各种危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正在打一场低级别的战争;伊拉克的局势正在改善,但谁也不能做任何保证;奥巴马可能要在攻击伊朗核设施和容忍能在几周内制造出核武器的伊朗这两者之间作出选择;阿富汗政府正在失去与死灰复燃的塔利班斗争的优势;拥有几十枚核武器的巴基斯坦,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恐怖分子的基地,巴基斯坦可能会成为一个失败的国家,而拥有核武器的北韩情况也一样。许多这些挑战与其说是要解决问题还不如说要控制住局势。

第三个因素来自于国际体系的趋势。美国的单极时代已经结束。奥巴马将继承的世界,是一个一切形式的权力-包括军事、经济、外交和文化方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泛地分散的世界。这意味着他将要处理大量的威胁事件、容易受打击的方面和不愿向美国意愿屈腰的独立行动者。

所有这一切将使得美国若没有他国的积极协助便想在世界上办成事变得愈加困难-也让奥巴马满足人们对他的期望的可能性变得困难。由于奥巴马要满足那些期望,其它国家要最好作准备来自美国提出的要求-甚至是压力,即它们要与美国行动一致而不是背道而驰或袖手旁观。

中国将受到重新估值其货币压力(人民币现在被控制在虚假的低水平)以使中国的出口货物更为昂贵而从其它国家(包括美国)进口的货物更为便宜。与中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会被要求尽自己的份额,以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和减缓全球气候的变暖。

欧洲国家应该准备好美国呼吁它们要采取更多的行动来应对阿富汗面临的日益严峻的安全挑战。如今欧洲安全所面临的挑战来自于北约国家以外的地区,因此,利害攸关的问题是北约的作用。

各类国家都将面临要求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克服障碍以达成新的全球贸易协定。关税和非关税贸易壁垒需要降下来。富裕的国家将被要求减少补贴;贫穷国家将被要求开放其市场。

批评美国对中东政策的显然不足的阿拉伯领导人,将反过来被要求他们做好更多的准备来支持伊拉克政府。一旦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战争趋于缓和,阿拉伯国家将做些什么来支持巴勒斯坦温和派并与以色列和平相处的问题肯定会提上日程。

俄罗斯和中国应该做好来自奥巴马的巨大压力的准备,这些压力包括采取更多的行动来阻止伊朗进行铀浓缩活动,也将包括要求采取更大的政治和经济制裁,甚至可以想象包括支持有限地使用武力来加强制裁的方针。

这份名子很长的,但很容易就会被列得更长。过去全世界往往对美国总统布什感到不满,他的外交政策无论从内容到风格都遭人非议。现在它国将发现,美国妄为独行或退出国际舞台这两种选择之外,另一种可行的方法是真正的多边主义,这就要求他们有意愿和能力承诺资源来处理紧急的挑战。奥巴马很可能比他的前任有更多的外交策略,但是他提出的要求也可能会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