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并非如此联合的联合国

对于潘基文来说,他在现在这个时间成为联合国秘书长的好消息是,世界上的大国,即美国、中国、日本、俄罗斯、欧洲和印度之间不太可能发生冲突。而坏消息是,其他各种冲突发生的可能性非常之高,国际性议程纷乱无章而且急迫。

潘基文需要对他新的职位作一个冷静的、艰难的评估。联合国秘书长更多地是一个秘书,而不是一个长官。他不能像一个总统或者首席执行官那样发号施令。他所拥有的更多的是影响力,而不是权力。

此外,联合国的权力是分散的,不仅仅是在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之间,更本质地是在其192个成员国和联合国本身之间。联合国是由具有独立主权的国家组成的,但是它自己并不拥有主权,也不能像一个主权国家那样去行动。

联合国更多地是反映了主要的大国(最主要的是安理会里五个可以行使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美国、中国、俄罗斯、法国和英国)同意以及运用他们的资源支持他们的协议的能力。当他们想要这么做,并且能够这么做的时候,联合国可以带来一些变化;当他们无法这样做的时候,联合国只能以最最有限的方式来行动(如果有的话),而不管秘书长想要怎样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