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法塔赫的正常化之路

发自拉马拉——作为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中占据领导地位的游击运动阵线,法塔赫在成为一个一般意义上的政党之路上又向前迈进了一步。随着刚刚闭幕的法塔赫第六次代表大会首次在以色列占领区内召开,意味着那些来自黎巴嫩和约旦的游击队领导人都获得了以色列方面的入境许可。而大会则向外界显示出,虽然法塔赫在其创建者和长期领导者亚希尔·阿拉法特去世后遭受了重创,但如今该组织已经成功地再次团结起来,并正在努力复兴。

本次大会上有超过两千多名来自前法塔赫游击队以及暴力反抗组织的代表参与了投票,并赞成继续以一切形式的反抗来谋求巴勒斯坦的解放,然而“武装反抗“这一字眼却从会议上通过的所有文件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马哈茂德·阿巴斯一致当选为法塔赫领导人和总指挥,而他明确则表示,尽管在结束以色列占领方面法塔赫将不排除一切选项,但谈判依旧是优先选择。而虽然有人(例如以色列国防部长巴拉克)对一些与会代表所发表的抵抗言论表示严重关切,但法塔赫发言人纳比勒·阿马尔还是正式向各方保证,法塔赫将致力于“以和平方式解决巴以冲突问题”。

事实上,如果一个组织不能采用民主机制来推动内部改革和更新的话,那么整个组织就会走向老化,僵化而且无效率。但在近几年来,这种老化僵化现象在法塔赫身上变得尤为明显,这从法塔赫于2006年在立法机关选举中首次败给哈马斯,随后还被赶出加沙地带的事件中可见一斑。

而如今在法塔赫身上则正在显现出某些清晰的迹象,显示其正在转变成为一个一般意义上的政治党派。从前常见的军人装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西装革履,佩戴着正式会议身份牌的代表。以前那种暗箱决策和至上而下的命令作风则被民主的自由参选的选举方式所取代,许多老一辈的法塔赫领导人因此而靠边站,让位给那些更年轻,且在当地更有民望的领导人。而在扩大后拥有100个席位的革命委员会中,有20个席位被依然关押在以色列监狱中的法塔赫成员夺得。比如马尔万·巴尔豪迪这个依然在押的暴力活动领袖就获选为中央委员会的新成员,而中央委员会则是法塔赫的最高执行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