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布雷顿森林体系

纽约——全世界正在陷入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也许是经济大萧条以来情况最严重的一次全球经济放缓。从不止一个方面来讲,这场危机都纯属“美国制造”。

美国以资产担保债券的形式,把有毒的抵押贷款出口到了世界各国。美国还输出所谓取消监管的自由市场理念、就连阿兰·格林斯潘这个泰斗级鼓吹者现在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错误。美国出口了不负责任的企业文化——不透明的股票期权,滋生出糟糕的会计制度,就像几年前在安然和世界通信公司丑闻中人们所看到的那样,成为导致这次崩溃的一个因素。最后,美国又将经济低迷出口到了全世界。

布什政府终于回过头来做所有经济学家敦促它做的事:为银行补充更多资本金。可是和每次一样,细节的好坏决定成败,而美国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可能已经成功地推翻了这样一个正确理念,他似乎已经找到了办法,能在补充银行资本金的同时不恢复银行信贷,这对经济可不是什么好的预兆。

最重要的是,保尔森向美国银行供资所订立的条款比英国首相戈登·布朗差得很远(且不说沃伦·巴菲特向美国状况最好的投资银行高盛规模小得多的注资所得到的优厚条件)。股票价格表明投资者相信他们做成了一单好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