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大西洋僵局

华盛顿——巴拉克·奥巴马不久前对欧洲的访问暗示这位伊利诺伊州参议员已经是欧洲人心目中的下一任美国总统人选。但欧洲人也不宜寄予过高的期望。虽然奥巴马可能使跨大西洋会谈恢复起码的礼貌,但美欧摩擦的起因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欧洲和美国的地缘政治利益越来越不一致,而无论是谁当选总统,这一点恐怕都无法改变。

遏止美欧关系日渐疏远的趋势需要大西洋两岸国家在观点和政策两方面发生重大的改变。美国必须停止以谋取霸权的心态来看待跨大西洋利益,而欧洲则必须为自己的领土担负起更全面的职责。

所谓的“地缘政治”利益强调了地理环境对国家利益的决定性影响。正如查尔斯·戴高乐和温斯顿·丘吉尔曾经在闻名遐迩的共识中所认可的那样:“归根结底,英国是一个小岛,法国是大陆的一角,而美国则是另外一个世界。”戴高乐和丘吉尔都明白几个世纪以来,英吉利海峡一直是阻碍英法谋求持久共同利益的难以逾越的地理障碍。如果由一条海峡所构成的障碍都如此难以跨越,那么持久不变的跨大西洋关系就更没有理由延续下去。

换句话讲,如果从这个角度看,世界上最富有也最强大的两大经济体欧盟和美国注定只能是对手,即使它们结成同盟也改变不了这样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