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ard66_XinhuaWang Ye via Getty Images_xi jinping Xinhua/Wang Ye via Getty Images

新中国冲击

柏林—几个月前,中国有关部门与其国内一些最大的外资公司进行了接触,要求他们派代表参加一个关于中国新经济战略的小型闭门会议。会议在一个不公开的时间和地点召开,有一名高级官员出席,据两名拒绝透露个人信息的直接参与者的消息,外资公司被要求只能派遣华裔代表。无论在内容还是形式上,此事都切中了中国渴望:让中国经济变得更加“中国”,开发自身的技术和能源资源,同时依靠国内消费而不是外需。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新战略以"双循环"的概念为中心。这个技术性短语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可能改变全球经济秩序的想法。中国不是作为一个通过贸易和投资与世界相连的单一经济体运作,而是正在把自己包装成一分为二的经济。一个领域("外循环")将与世界其他地区保持联系,但它将逐渐被另一个领域("内循环")所压制。内循环将培养内需、资本和思想。

双循环的目的是使中国更加自力更生。此前,中国的发展基于出口导向型增长,如今,政策制定者正试图使中国的供应链多样化,以便中国能够获得技术和技术,而不会受到美国的霸凌。在此过程中,中国还将努力使其他国家更加依赖中国,从而将其外部经济联系转变为全球政治实力。

转向双循环战略引发了新的"中国冲击"的幽灵,它将令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而掀起的第一次冲击相形见绌。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创造了巨额财富,使数百万中国人摆脱了贫困,但它也在美国锈带和英国的"红墙"(red wall)地区造成了失败者,为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2016年胜选奠定了基础。

西方的政治阶级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中国的冲击,因为它致力于"互惠接触"战略,西方消费者得益于低成本的中国进口,而西方公司可以利用庞大的中国市场,从中国的经济增长中获利。西方认为,这些动态将迫使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和社会。但这一假设并未转变为现实。

新中国冲击对西方的影响将与第一次有根本性不同。首先,双循环战略将影响经济和社会的不同部分。其目标不是威胁传统产业,而是主导前沿行业,与伦敦金融城的法律和金融公司、巴登-符腾堡州的汽车制造商以及瑞典的生物技术公司展开竞争。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_discount_spring2021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All for less than $5 a month.

Subscribe Now

具体来说,习近平的2015年"中国制造2025"计划重点突出了人工智能、半导体、电池和电动汽车等行业,目标到2020年将核心技术部件的国产率提高到40%,到2025年提高到70%。其目标是利用国家补贴、出口管制和数据管控,让中国企业取代外国企业——或者让外国公司更加中国化。如果习近平的计划成功,新中国冲击可能会“消灭”大量科技和服务业的高薪岗位,一如第一次冲击消灭重工业和纺织业的工作岗位。

冲击不会仅限于此。今天的主要地缘政治竞争不仅仅是执行全球规则;而是关于谁制定规则。西方以前努力确保中国遵守它所制定的贸易、投资和知识产权框架,而现在中国也在寻求制定和执行规则。国际电信联盟(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和国际电工协会(International Electrotechnical Commission)已经出现中国高管,中国企业正日益试图界定技术的未来。仅华为就拥有10万多项有效专利,特别是在5G技术领域,华为正与爱立信和诺基亚等西方公司竞争制定全球标准。

此外,当今的竞争对立不再局限于中西双边关系中。通过一带一路计划,中国已经与100多个国家建立了经济联系网络,中国将毫不犹豫地利用这些渠道出口中国标准,顺便输出其国家资本主义模式和国家补贴。不久(如果不是已经的话),西方公司将如同在中国国内那样,面对不公平的第三市场竞争环境。

新中国冲击的一个影响是,关于数据、研发和标准的新规定将迫使西方知名企业接受中国特色,除非它们完全撤出中国。一位知情私营部门观察家对我说,“中国的想法是,如果戴姆勒或大众这样的公司想在中国经营,就必须将服务、研发和新产品拿到中国来。北京希望,双循环将把它们转变为中国企业。”

不消说,新中国冲击需要一套与旧冲击不同的应对手法。西方的当务之急必须是转变自身,尤其是通过制定产业和投资政策来刺激创新、保护知识产权,而不是试图改变中国或突入中国市场。为了确保它们的经济"冠军"能够获得规模经济,西方国家必须建立隐私、数据保护、碳定价和其他问题的共同标准。 理想情况下,这种合作将使新的贸易协定、投资计划、融资和监管形式化,以扩大对非中国技术和框架开放的全球经济份额。

欧洲人也需要进行国内改革,以保护自己在受管控的全球化世界和武器化的相互依存中免受经济胁迫。虽然现在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中国对香港的镇压和对新疆维吾尔族的压迫上,但一场更大的冲击波正在逼近。西方领导人绝不能再次猝不及防。

https://prosyn.org/Khgo8Zc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