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我们为什么需要政治伊斯兰教

马德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把可能将穆斯林兄弟会认定为恐怖组织的行政命令搁置在一边。他应当永远搁置这项命令。被视为代表阿拉伯世界绝大多数虔诚穆斯林团体的包容性政府是全球圣战主义的重要解决方案。

可以肯定,穆斯林兄弟会并不总能充分体现民主价值观。比方说在埃及,默罕默德·穆尔西总统政府将民主制度理解为赢家通吃的方案——并因此在执政一年多后被推翻。

但通过排斥合法的宗教政治选择来弥补这一缺陷只会强化圣战分子招募者的说法,即暴力是推行改革的唯一途径。2013年政变后穆尔西的继承者塞西对穆兄会采取零和策略时就出现了这样的局面。

在为伊斯兰政党留出政治活动空间的情况下,事实表明他们往往有能力抓住机遇,宣传政治参与比暴力活动更好的观点。而且事实上,包括穆斯林兄弟会在内的伊斯兰政党也在几个国家开展合法的政治活动——这些活动往往会促使他们软化自己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