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mas leaders 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我们为什么需要政治伊斯兰教

马德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把可能将穆斯林兄弟会认定为恐怖组织的行政命令搁置在一边。他应当永远搁置这项命令。被视为代表阿拉伯世界绝大多数虔诚穆斯林团体的包容性政府是全球圣战主义的重要解决方案。

可以肯定,穆斯林兄弟会并不总能充分体现民主价值观。比方说在埃及,默罕默德·穆尔西总统政府将民主制度理解为赢家通吃的方案——并因此在执政一年多后被推翻。

但通过排斥合法的宗教政治选择来弥补这一缺陷只会强化圣战分子招募者的说法,即暴力是推行改革的唯一途径。2013年政变后穆尔西的继承者塞西对穆兄会采取零和策略时就出现了这样的局面。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TSA2DQy/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