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重返民族国家

民族国家已经风光不再成了一种时髦的论调。据称全球化意味着国家再也不能掌控自己的内部事务,而是必须与其它国家联合,结成像欧盟、东盟或南方共同市场那样的组织。它们也越来越依赖像联合国、世界银行和世界贸易组织这样的全球性机构。

但这种看法是危险的。仔细研究之下,实际上这种看法若非根本错误,至少也是非常可疑的。民族国家有其自身的优势也有其自身的缺陷,但现在总的势头可谓发展迅猛,生机勃勃。

首先来看看优势何在。民族国家迄今为止仍然是自由宪章能够生根发芽的唯一政治土壤。欧盟等组织是否称得上民主很难确定,而联合国和其它全球机构则根本和民主毫不相关。不仅如此,尽管人们频繁地寻求欧洲、拉美或其它国家的崭新身份,尽管很多人信仰四海大同,甚至是“全球民主社会”,但大多数人还是觉得在本国生活最如鱼得水¾最值得眷恋的还是他们自身所属的民族国家。

移民通常是移民到其它国家。很多国家都在就移民的融合问题争论不休。满足哪些条件才能成为英国、德国或美国的公民?只有承认了按照民族划分公众的前提,上述有关移民的争论才会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