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死刑的道德观

美国由于拒绝废除死刑而经常遭病诟。许多人宣称废除死刑是文明刑法制度的先决条件。诺贝尔奖得主贝克则持有异议。

欧洲各国政府坚决反对死刑,欧盟则予以明文禁止,某些欧洲人认为美国使用死刑是野蛮的。实际上,欧洲的知识分子们认为不仅仅是死刑,甚至连通常意义的处罚都并不震慑罪犯。

过去半个世纪中,欧洲国家的犯罪率大大低于美国。然而,在过去二十年中,其犯罪率大幅上升,因此再也无法对大多数犯罪姑息迁就。与此相比,美国的犯罪率下降,部分是由于加大使用了处罚。

这包括死刑。我支持处死被定罪的杀人犯是因为我相信死刑可以震慑其他杀人犯,别无其他。如果我不相信这一点,我就会反对死刑,因为报复和其他可能的动机不应当是公共政策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