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福祸相依的基因筛选

知识的进步经常是祸福相依。过去60年来,核物理学一直是这一真理的明证,而今后的60年里,遗传学很可能成为另一个佐证。

今天,一些雄心勃勃的公司推出个人基因蓝图的收费项目。他们宣称,了解自己的基因有助于延长寿命,改善生活。例如,如果你知道自己最有可能患什么病,就可以多做一些体检,发现这些疾病的早期迹象,或者可以改变饮食习惯,降低患病风险。如果你长寿的可能性不太高,就可以买更多的人寿保险,甚至提前退休,以便有足够的时间做自己一直想做的事。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个人隐私的捍卫者努力阻止保险公司在发放人寿保险前要求投保人接受基因检查,并且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是如果个人可以做检查而保险公司不行,那么如果有人隐瞒通过检查得到的不良基因信息,购买额外的人寿保险,实际上就是在欺骗其他的人寿保险投保人。保险公司为了弥补损失不得不提高保费,而基因预后结果良好的人为了不倒贴那些隐瞒真相的人,则可能选择不买人寿保险,从而将保费进一步推高。

我们现在尚无需惊慌。美国审计总署曾向数家基因检查公司送去完全一样的基因样本,得到的建议千差万别,而且大多无用。不过随着科学的进步,我们终将面临上述保险问题。

子女的筛选会造成更加深刻的伦理问题。这并不新鲜。在发达国家,对高龄孕妇的常规检查,佐以人流手段,极大地减少了唐氏综合症等疾病的发生率。在印度和中国某些重男轻女的地区,选择性流产已经成为性别歧视的终极形式,情况之严重已导致整整一代适龄男性面临女性配偶不足的窘境。

筛选子女不一定要做人流。数年来,一些可能将遗传病遗传给子女的夫妇采用试管授精的方式生成多个胚胎,检查基因缺陷,然后挑出没有基因缺陷的胚胎植入女性的子宫。现在,有些夫妇已开始使用这种技术避免将某些癌症的高风险基因遗传给子女。

由于每个人都有这样那样的不良基因,因此,在 淘汰 患病风险高于平均水平的子女,和 挑选 健康前景特别乐观的子女之间,不存在一条清晰的界线。有鉴于此,基因筛选必将发展成基因优化。

对众多父母来说,没有什么比让子女不输在起跑线上更加重要。他们购买昂贵的玩具,企图最大限度地激发孩子的学习潜力。他们在私立学校或课外辅导上不惜血本,希望孩子在考试中出类拔萃,考上名牌大学。要不了多久我们可能就会开始寻找能提高成功率的基因。

许多人会将此斥为“优生主义”复辟——这种在20世纪初特别流行的观点认为应该通过积极的干预改善遗传特征。从某方面来看,的确是这样,而且在独裁政体的铁腕下,加上他们对伪科学的恶劣官方政策的鼓吹,特别是有关“种族卫生主义”的政策,基因选择可能与优生主义早期的邪恶派别相似。

然而在开明的市场经济社会里,优生主义不是由国家以集体利益为借口强加于人,而是父母的选择以及自由市场运作的结果。如果优生主义带来的是更加健康、聪明、解决问题的能力更强的人,那将是一件好事。不过即使每对父母所做的选择都是有利于自己的子女的,仍然福祸参半。

就性别挑选而论,不难看出,不同的夫妇分别为自己的子女做出最佳的选择,结果却可能使所有孩子的处境还不如无法挑选子女性别的时候。其他形式的基因筛选也可能出现相似的情景。由于较高的身材与较高的收入有联系,而身高显然又有基因方面的原因,那么可以想象,人们大多会选择生育身材较高的子女,结果可能引发一场基因上的“军备竞赛”,致使孩子们的身材越来越高,对环境造成极大的消耗,因为��类体型增大,消耗越大。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然而这种模式的基因筛选最让人警惕的地方在于只有有钱人才负担得起。现在已经对社会公正的概念提出挑战的贫富差距将变成一条巨大的裂缝,仅靠机会平等无力弥补。这可不是我们希望的未来。

不过要避免这样的结果也非易事,因为这需要确保没有人能得到基因优化,或者所有人都可以得到。第一个选择需要强制手段,以及——由于各国不会允许别人获得竞争优势——一项国际协议,放弃基因优化可能带来的好处。第二个选择,即全民共享,则需要达到前所未有的社会扶贫水平,以及决定资助对象,而这是十分棘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