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媒体冷战

普林斯顿—一场全球信息战已经爆发。战线的一边是捍卫新闻自由的政府,它们将新闻自由视为基本人权之一;另一边是捍卫信息控制的政府,它们将官方信息控制视为基本主权特征。战斗是制度性的,国际电信联盟(ITU)和叙利亚等国的日报等组织剑拔弩张。

社会学家霍华德(Philip N. Howard)最近用“新冷战”一词形容“广播媒体机构和社交媒体新贵之间的战斗,后者拥有与前者极其不同的新产品、所有权和审查方式”。广播必须有强大的资金支持,因此更加集中化,因因此更容易被国家控制。反之,对于社交媒体,任何人只要拥有一部手机就能成为潜在的政府善行和恶行监督员,除非关闭整个互联网,否则很难将社交媒体根除。在考察了俄罗斯、叙利亚和沙特的广播与社交媒体之争后,霍华德下了这样一个结论:尽管媒体文化各不相同,但三国政府均大力支持国家控制的广播。

这些媒体内竞争既有趣,也重要。霍华德指出,信息流通的方式确实反映出社会/政体应该如何组织的问题。

但一个更深层次的差别在于谁拥有第一手信息这一根本问题。2010年1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宣称美国“誓要建成一个让所有人类都能平等获得信息和思想的单一互联网”。她不仅将这一立场与保护言论和出版自由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相提并论,还把它提高到了《世界人权宣言》的高度——所有人都有“通过任何地方的任何媒体寻找、获得和传播信息”的权利。她说,许多政府“修建电子藩篱”以阻挡公民充分接触互联网的所有资源的的决定意味着“一面新的信息面纱正在把我们的世界隔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