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马克思主义的复兴

普林斯顿——如果不是从坟墓就是从历史的垃圾箱里,卡尔·马克思又回来了。德国财长佩尔·施泰因布吕克不久前曾说马克思的答案“也许无法解决”今天的问题。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奇让人给他拍摄了一张翻阅马克思著作《资本论》的照片。德国电影制片人亚历山大·鲁格,承诺要以《资本论》为题材拍摄一部电影。

今天的新“马克思主义者”几乎没有谁愿意说清楚马克思的吸引力究竟存在于何处,马克思试图把德国的哲学(以黑格尔理论为基础)和英国的政治经济学(与大卫·李嘉图一脉相承)结合在一起,从而把这两种相当保守的传统演变成一种极端的革命理论。

马克思无疑是19世纪版全球化的一位敏锐的分析家。1848年,他在《共产党宣言》中写道:“我们用来自四面八方的交流和国家间普遍存在的依存关系取代了原有的地方和国家在孤立的同时自给自足的模式。”

肯定还有许多19世纪的评论家都对创建全球网络进行过分析。可我们并没有见到约翰·斯图亚特·穆勒或者保罗·里罗伊的著作掀起新的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