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医疗的许多危机

普林斯顿 ——

奥巴马总统的行政团队在2009年中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一直困扰美国国内的政治斗争话题, 是否扩大医疗保险至上千万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人.。其他工业化国家的人觉得这很难理解。他们拥有卫生保健的权利,即使是保守政府都不企图剥夺这项权利。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一些美国人对医疗改革的意见告诉我们更多的是,美国人民对政府的敌视, 而不是普通的对医疗保健关心。但在美国的辩论突出了一个潜在的问题,一个所有发达国家在2010年及以后都会担心的问题:努力控制医疗保险费用。  

现在医疗保险约占美国所有支出的六分之一, 私人医疗保险和公共医疗保险都一样 , 并且将在2035年翻番。这个比例比世界任何其他国家都高, 但攀升的医疗费用,同样,对于那些开销并不多的国家,也是问题。

其实, 有很多地方可以节省开支。鼓励人民锻炼身体,不要吸烟,适度饮酒,并少吃红肉都有助于减少医疗保健费用。但是,由于发达国家的人口老龄化,照顾老年人的成本必然上升。因此,我们不得不寻找其他方式来省钱。

从生命的终点开始考虑就很有意义。对不想再继续生命的垂危病人进行治疗是一种浪费,但只有少数几个国家允许医生主动实施安乐死。在美国,约27%的医疗保险支出用在了生命的最后一年。虽然有些花费是希望使病人能够多活很多年,但医院为那些已经没有希望活过一两个星期病人, 提供上万美元的治疗, 也是常事, 通常这些病人都是在麻醉和无意识状态下度过的。

做出这种决定的一个原因是, 在医生或医院看来, 害怕被病人的家属起诉, 起诉医生或医院导致了他们亲人的去世。因此,例如,病人濒临死亡时的苏醒,对医生最有利的判断是,因为他们没有明确地表示,他们不希望在这种情况下苏醒。

对病人实施昂贵的几乎无效的治疗的另一个原因是,医生和医院的薪水支付系统。美国山间 (Intermountain Healthcare),一个在犹他州和爱达荷州医院组成的网络,改善了早产儿的治疗,它缩短了他们在重症监护的时间,从而削减他们的治疗费用。但是,由于医院每提供一个服务都要付费,并且更周到的看护意味着婴儿需要更少的服务,这项改变每年花费医院网络32万9千美元。

即使这种错误的激励措施都被避免,为了控制成本, 还有更棘手的问题需要面对。其中之一就是新药物的花费。 花8亿美元开发一种药物是很平常的,我们可以期待看到耗资更大的一种新型药物——生物制药, 用活体细胞制药。

开发成本必然会传递到药品价格方面,当一种药物只能够使数量相对较少的病人受益时, 价格会非常之高。例如,高雪氏病(Gaucher’s disease),是一种罕见的严重遗传病,更严重的情形,通常会使患者在儿童时期夭折。由于一种叫做伊米苷酶(Cerezyme )药物, 现在有这种疾病的人几乎可以过正常的生活了,但它的成本是每年175,000美元。

新的医疗设备,也面临同样的困难抉择。人工心脏,也称为左心辅助装置(LVAD)一直用来维持患者的生命,直到他们接受心脏移植。但是供移植的心脏存在短缺,并且在美国,目前植入人工心脏正在作为心脏衰竭的长期治疗方法,就像取代肾脏的透析机。

据埃默里大学的马诺基·贾殷说,每年美国有20万病人可以靠人工心脏维持更长的生命,每名患者花费20万美元,共400亿美元。这是一个合理利用资源的国家吗?这个国家官方公布有3千9百万人在贫困线以下,把这些钱分给拥有四口人的家庭, 每家能得到2万两千美元。

为公民提供免费医疗的国家,让官员去告诉人们政府将不会支付他们或是他们孩子的药物和医疗设备的费用, 是十分困难的。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现实,到时候不得不这么说。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没有人喜欢把人的生命用钱来衡量,但事实是,我们已经默默地这样做了,例如, 我们没有对在发展中国家工作的组织给予足够的支持。 GiveWell.net,评估了一些拯救贫穷国家生命的组织后,已经确认, 救活一个生命不到1000美元。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发展中国家的免疫接种计划的成本约300元挽救一条生命, 不是拯救他一年, 通常是一辈子。 世界银行的疾病控制报告告诉我们,一个由遏制结核病伙伴组织推动的, 在发展中世界治疗结核病的计划, 5美元至50美元不等的花费能让患者的生命延长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