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制造业之谬论

纽约——

很久以前,经济学家们就纠正了亚当·斯密的谬论:认为制造业应该在一国经济中处于头等地位。事实上,亚当·斯密在他的第二本《国富论》中指责那些“牧师、律师、医生及诸如演员、小丑、音乐家以及歌剧歌者舞者等文人”的劳动都是没有生产性的。也许我们同意斯密说的关于律师的无用性,但是肯定不同意他对奥利维埃、福斯塔夫以及帕瓦罗蒂的指责。但是对制造业的痴迷一次次地重现,最近的一次发生在危机后的美国。

在20世纪60年代中叶的伦敦,世界级的剑桥经济学家兼工党重要顾问尼古拉斯·卡尔多警告人们“去工业化”的危害。他宣称,当时正在进行的由制造业附加值产业向服务业的转变是有害的,因为制造业能带来科技进步,而服务业不能。他甚至说服当时工党的财政大臣詹姆斯·卡拉汉于1966年颁布“特定就业税”,规定服务业的职员要比制造业的缴纳更多的税额。在1973年,这项税收被废除了,因为人们认识到这对旅游业造成了冲击,而旅游业带来亟需的外汇。

卡尔多的理论是建立在服务业是技术停滞型产业这一错误前提的。毫无疑问,这一观点反应了一种建立在小零售店和小邮局经历寄出上的随意的经验主义。这些小店小邮局都是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的导师们在出校门时可以看到的。但是很明显,这与零售业以及后来的通信产业创造的翻天覆地的技术进步这一事实不符。后者没多久就创造了联邦快递、传真、移动电话以及因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