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伟大沟通者的诞生

坎布里奇——巴拉克·奥巴马或许是当前以沟通能力著称的最知名领袖的例证,他在总统任期相同阶段的受访次数为乔治·W·布什的三倍,召开重要新闻发布会的次数则是比尔·克林顿的四倍之多。以至于有些评论家无法确定这样的讲话力度是不是件好事情。

所有鼓舞人心的领袖都能够有效沟通。温斯顿·丘吉尔经常把自己的成功归功于掌握英文语言艺术。而古代希腊人专门开设辩论学校,磨练集会演讲能力。西塞罗则在学习演讲课程后,在罗马元老院名噪一时。

良好的修辞能力能够增强软实力。伍德罗·威尔逊在孩提时期并不是个有天分的学生,但他刻苦自学了演讲方法,因为他认为这是一种必须的领导能力。小马丁·路德·金在非洲裔美国教堂中长大,那里注重口头表达节奏的传统让他受益终生。克林顿则能够实现戏剧效果和叙事故事以及表达观点总体能力的有机的结合。按照他手下工作人员的说法,这种能力是他在政治生涯中逐渐形成并完善的。

但口才和鼓舞人心的词句并不是领袖们赖以组织和为追随者创造价值的唯一沟通方法。前美联储主席阿兰·格林斯潘就很难称得上是一位鼓舞人心的演说家,可市场和政治家们却热切关注他所说的每一个字,而他也刻意在语言中体现出细微差别,并以此来凸显符合他希望的货币政策发展方向。但遗憾的是,2008年金融危机表明,如果当时国会委员会迫使他明确表达自己的想法,也许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糟糕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