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谋杀巴基斯坦

贝•布托,第一位领导一个穆斯林国家的女性的遇刺,是对巴基斯坦的民主前景和国家前途的一次沉重打击。在混乱与迷茫的暗流中,我们不应该忽视总统穆沙拉夫对事态的发展所负的部分责任。至少,他在政府未能对布托提供足够安全保护方面难辞其咎。

而布托却为勇敢挑战各路极端分子(从“基地”组织和塔利班到该国的宗教政治党派和军事强硬派)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作为阿里•布托(在1979年被齐亚•哈克将军判处死刑的传奇式民主领袖)的继承人,贝•布托在年轻时代就以抵抗力量象征的姿态出现—但在1980年代却遭受了牢狱与流放之苦。阿里•布托的遗策是在封建政治和军事统治下赋权给穷苦民众并捍卫普通大众的权利。他没有向军事统治者屈服,而是选择了绞架。

在临刑前,贝•布托被允许见父亲最后一面。她在自传中写道:“我在他的死囚牢房里发誓,我将继续他的事业。”她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自己的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