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亚洲的关键要地

发自新德里——在经历了数十年国际制裁下的孤立和贫困之后,缅甸近来摇身一变成为了希望明灯和亚洲的潜在新亮点。随着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摆脱持续二十年的软禁并奋力投入即将在4月1日举行的国会特别选举,缅甸重返国际社会的承诺似乎是真心诚意的。但这一开放政策也引发了其他的后果,而其中最重要的则被设定在一个新“大国博弈”的战略竞争平台上。

毫无疑问,缅甸是大国利益的核心焦点。毕竟这是一个比法国幅员面积更大且人口数量相近的国家。在新书《季风》中,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提到中世纪时期的泰国(时称暹罗)和印度之间存在着三个王国,其中一个名为缅甸(Myanmar)——也就是“位于中间”之意。在几个世纪之后,这个换了一种叫法(Burma)的国家依然处于各方的中心,不仅事关亚洲的安全事务,还与该国巨大且尚未成分开发的自然资源有关。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缅甸的战略重要性取决于它位处印度、中国,泰国和东南亚四者交界的地理位置。北向喜马拉雅山南脉,东临茂密的柚木林,西南两侧则分别是孟加拉和印度洋,缅甸的历史和政治一直都被该国的地理位置所左右。

在1885年,在亚洲大国博弈刚刚揭幕之时,温斯顿·丘吉尔的父亲,兰道夫·丘吉尔爵士,在第三次英缅战争中断然将缅甸并入英国在印度的统治之下。对此第三任联合国秘书长,缅甸外交官吴丹(1961~1971年在任)之子,当代缅甸史研究的领军人物吴丹敏将丘吉尔的行为比作“将缅甸抛下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