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利比亚私刑

纽约——很多人会说,卡扎菲罪有应得。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之谓也。

对于反对者以及让自己感到不安者,这位利比亚暴君从来是杀人不眨眼。因此,他死于草率的暴力可谓死得其所。卡扎菲在一条干涸的下水道中被擒获,保守私刑折磨——先是虐揍,然后被枪杀,尸体鲜血淋漓。而这一幕发生在其故乡苏尔特。平心而论,这可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但对于一位血债累累的杀人犯,难道还要对他讲公正吗?

但私刑总是令人大为不安,不管施加的对象是谁。苏尔特和的黎波里的群众为暴君之死欢呼雀跃,但还是有不少声音质疑卡扎菲之死是否太不体面了。以孤芳自赏式的表演大力宣扬利比亚革命的法国公共知识分子莱维(Bernard-Henri Lévy)写道,对卡扎菲的私刑“玷污了”人民起义的“基本道德”。

你可能对这一论断颇有微言。与所有的暴力革命一样,独裁者反对派的道德从来不会是完美无缺的。反对派让卡扎菲的家乡沦为了一片废墟,从某种角度上说,他们与他们所推翻的体制一样冷血野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