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唯一可行的办法

东京—在政客似乎行动无能的时候,央行应该做些什么?到目前为止,它们倒是愿意挺身而出,寻早新的、越来越非常规的办法改变受困经济的前进方向。但我们如何判定央行什么时候会越界?果断和鲁莽的临界点在哪里?

在周期性衰退中,央行可以起到重要作用。降低利率可以提振借贷——从而提振投资和消费支出。央行还可以在金融市场冻结时挺身而出。通过提供不需抵押的贷款,它们可以让资产“流动”起来,防止银行被迫削减贷款或以跳楼价甩卖证券。由于存在这类流动性保险,银行可以发放低流动性的长期贷款或持有其他低流动性金融资产。

用非常规货币政策——包括各种形式的量化宽松以及宣布延长低利率期限等——实现这些目标或许不无道理。

比如,实施于危机期间的美联储的第一轮所谓量化宽松(QE1)起到了双重效果:通过购买按揭支持证券,美联储拉低了这一重要市场的利率(可能部分是通过显示了其对这类证券的信心实现的),使其重获生机。类似地,通过直接货币交易(OMT)计划,欧洲央行将在二级市场购买欧元区外围国主权债券——只要它们拿出说好的改革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