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谎者的最后一次重逢

下周的八国集团(G8)峰会很可能是布什总统和普京总统的告别演出了。七年前,当他们在斯洛文尼亚的卢布尔雅那初次会面时,布什从普京的眼中似乎看到了一位基督教绅士,而不是一个秘密警察的灵魂。下周,如果他们发现彼此互为镜像也不必惊奇,因为两人都是权力傲慢的例证。

布什和普京同在2000年掌握大权,那一年正是两国努力重获国际社会尊重的时候:俄罗斯要从叶利钦时代的混乱中走出;美国要摆脱对克林顿总统弹劾未遂的阴影。两国都认为自己正陷入一种不尴不尬的中不溜境地。但这两位,一旦大权在握,就从各自默认的定位开始了统治:布什作为一个福音派信徒深信上帝站在美国一边,而普京作为克格勃的毕业生则坚信权力来自于恐吓与威胁。

结果如何呢?坚信自己正确并听不进相反意见的布什肆意破坏美国的法制。他使用的手段是未获授权的内部监视、违反正当程序、包庇逼供行为以及误导公众和拒绝采纳专家意见或拒不承认铁的事实。从2001年的减税到伊拉克的战争,布什自以为是的信念使他相信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布什的自信和自我错觉带来的破坏被他对美国权力的过分高估进一步放大。他完全认为美国可以在追寻其外交政策方面我行我素,因为没人能够阻止他。当其父广揽全世界的支持,并集结了十几国的军队来发动第一次海湾战争时,其子却视盟友为羁绊多于帮助;除了布莱尔,他不在乎其他的盟友。四年以后,布什的傲慢和谎言在包括美国公众在内的全世界人民面前暴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