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街道上的左翼势力

巴黎——可能有很多原因导致骚乱肆虐希腊,但一个很少被人提到的原因是希腊的左翼党派分裂成了由乔治·帕潘德里欧领导的传统社会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以及一个更极端化的党派,这个党派从根本上拒绝与欧盟或现代经济学有任何形式的融合。在不同程度上,这种分裂导致了整个欧洲的社会党陷入瘫痪状态。

传统左翼党派在今天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反应如此迟钝再奇怪不过。欧洲社会党不仅没能借助对资本主义新的疑虑发展壮大,反而连一场像样的政治攻势都未能发起。在他们掌权的国家,比如西班牙,他们目前的支持率非常低。

在他们处于反对派位置的国家,比如法国和意大利,他们的内部也一片混乱——虽然进入了执政的大联合政府,但德国社会民主党的情况也相差不多。就连瑞典已经丧失了权力的社会党也未能以这次危机为契机发展壮大,瑞典社会党一个世纪以来一直在这个国家占统治地位。英国或许倒是个例外,尽管由托尼·布莱尔打造的亲市场的工党也许算不上纯粹的左翼党派了。

受制于内部的分歧,欧洲社会党未能恰当地应对这次危机。虽然出身反资本主义,所有这些政党(或多或少地)都开始把自由市场当作经济发展的基石。此外,自从1991年和苏联体制崩溃以后,左翼党派一直没能找到一种清晰的反资本主义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