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保守主义的最后堡垒

纽约——随着乔治·W·布什的总统任期行将结束,新保守主义者们将会走向何方?回顾整个美国政治史,极少有一小撮迂腐的学者像布什及副总统迪克·切尼领导下的新保守主义份子那样对外交政策产生过如此大的影响。无论是布什还是切尼都对学术思想没有多大兴趣。绝大多数总统都希望为自己的总统任期赋予特殊的涵义。2001年9月11日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给了新保守主义学者难得的机会,把本属于他们的革命理想主义标签借给了布什和切尼共同的事业。

新保守主义者在《标准周刊》这样的期刊杂志上撰写文章,并充分利用像美国企业研究所这样的智囊团布道场,在精神层面不遗余力地推动对伊拉克的入侵。按照他们的说法,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弘扬自由的目标逻辑植根于美国历史上从开国元勋时代就开始信奉的使命理想,这种理想要求美国占领伊拉克,除此之外外没有任何其他选择。欧洲和亚洲盟友的反对声被看成老套、缺乏想象力和懦弱的反应而轻而易举地搁置一旁,世界各国终于迎来了全球民主的新时代,而捍卫这个新时代的恰恰是美国无可辩驳的军事力量。

不会有多少人思念新保守主义者。他们在约翰·麦凯恩的总统竞选活动中做了最后一搏,麦凯恩的外交顾问包括互助会的几位著名会员(其中多数都是男性)。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人在巴拉克·奥巴马的顾问班子里身居要职。

新保守主义者在布什内阁所掌握的权势在美国的政治文化中很不寻常,它以对一切思想实验持怀疑态度而闻名于世。一定程度的政治实用主义并不是什么坏事。知识分子通常在智囊团和大学等纯洁的思想保留地之外手无缚鸡之力,他们有时候太容易被有权有势的领导者所吸引,期望这些领导者能够实际实践他们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