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后一个干预主义者

在将其离职一拖再拖,拖到几乎失去理性的地步时,托尼布莱尔终于要在这个月放弃英国首相一职了,这不仅让整个英国民众,也让他自己党内的压倒性多数派长舒了一口气。在三届任期之后,几乎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尽管是陈词滥调,但是权力确实会腐败,已逝的布莱尔时代,和在其之前的玛格利特撒切尔时代一样,已现道德败落之景。

似是而非的是,在掌控如此重要的权力如此之久以后,谁也说不清布莱尔会对英国国内留下什么影响,如果有影响的话。布莱尔主义是一种基调,一种风格,但是本质上,它和撒切尔主义如出一辙,尽管经过了新工党的精心包装,而且公平的说,比铁娘子的执政更人道一些。

外交政策却是另一回事。不管人们对布莱尔怎么看,在国际事务中,他是一个举足轻重的领导人。事实上,似乎可以说他对 “人道干预”主义的系统阐述和成功宣传起了主要作用。这一理念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引起了发达国家许多精英们的极大兴趣,并为冷战后西方的主要军事干预¾从波黑到伊拉克,提供了道德依据。

看看现在入侵伊拉克造成的灾难性后果,甚至很难想起当初这些基于道义理由的干预¾或是为了挫败独裁者,例如巴尔干战争那样;或是为了结束无政府状态下的暴行,例如英国对塞拉利昂的干预¾曾被看成是国际事务中的伟大进步。强国决不能再坐视无睹,任由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和弗迪·桑科这样的屠夫屠杀他们自己的人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