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库希纳尔的转变

法国总统尼古拉·萨尔科齐(Nicolas Sarkozy)任命贝尔纳·库希纳尔(Bernard Kouchner)担任外长是一项明智的政治举措。击败了社会党对手塞戈莱纳·罗亚尔(Ségolène Royal)后,萨尔科齐决定通过任命几位一直与中左翼有密切联系的政治家进入内阁来使社会党危机雪上加霜。萨尔科齐说服两位来自移民背景的女性:拉玛·亚德(Rama Yade)和著名的女权主义活动人士法德拉·阿马拉(Fadela Amara)出任次内阁职务,而库希纳尔过去几年来一直是法国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

库希纳尔受到如此的欢迎有些令人奇怪。尽管从政时间长达几十年之久,但自从在前社会党总理利昂内尔·若斯潘(Lionel Jospin)属下担任内阁副卫生部长之后就从未担任过其他任何政府职务。尽管如此,无论如他和他的支持者所说的那样是通过智慧和才华的力量,还是像很多恶意批评者主张的那样是通过天才的自我推销,反正无论是谁出任法国的总统或总理,库希纳尔都成功地留在了政治舞台的中央。

但机遇来得有些晚了。曾与人合作创立救济团体“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库希纳尔,后来又从该组织分裂出去,另外创立了一个人道主义组织——世界医师联盟。库希纳尔在1999年北约与塞尔维亚的战争结束后对联合国保护下的科索沃行使管理责任,现在已经是67岁的高龄。从现实的角度看,萨尔科齐的邀请很可能是他扮演重要政治与国际角色的最后一次机会。

但他所扮演的又会是什么样的角色?库希纳尔并不是所谓“droit d’ingerence”的始作俑者,这个词在英文中的意思可以理解为干涉的特权。这一荣誉属于一位意大利法律理论家马里奥·贝塔蒂(Mario Bettati)。但库希纳尔却是这一理念最著名的拥护者。从20世纪70年代以后,库希纳尔一直主张国家有责任防止独裁政府以最恶毒的方式虐待他们的人民。尽管并不否认国家主权是国际体系的基础,库希纳尔依然强调这不能成为政府杀戮民众的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