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终结饥饿的关键问题

俄勒冈州尤金——不久前有关美国三分之二的成年人超重或肥胖,而且肥胖人数还在不断增加的新闻——让人们重又想起了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就一直困扰人类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还没被饿死?

就在不久前,专家们还在预测,快速上涨的人口将超过粮食供应的增长速度,从而直接导致大规模饥荒的爆发。现在本应有每年数百万人死于饥饿。这种假说依据的是托马斯·马尔萨斯以前提出的悲惨的计算公式:人口呈几何级数增长,而粮食生产速度则远远滞后。这看上去似乎很有道理。我是读着将马尔萨斯理论现代化了的 《人口爆炸》 等灾难预警作品长大的。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但似乎有人拆除了这颗炸弹的引信。不但没有出现大规模饥荒,我们周围似乎还充斥着食物。而且出现这种状况的还不仅是美国。墨西哥的肥胖人数也在上升。高血脂引发的糖尿病在印度也开始流行。中国四分之一的人口体重超标,6,000多万人患有肥胖症,1985年以来超重儿童的比率增加了近30倍。从布法罗到北京,无论走到哪里都能看到胀鼓鼓的将军肚。

世界各国人口非但没有挨饿,人均摄入的卡路里数量反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如果你想寻找今天肥胖现象背后的罪魁祸首,不要在被媒体屡屡曝光的快餐、反式脂肪酸、高糖、缺乏锻炼、电脑游戏、肠道中的怪异细菌和血液里的奇怪分子等常见现象面前止步。我个人认为肥胖应当归咎于某些根深蒂固的人类本能,那就是乐于坐在那里猛吃高盐、高脂、高糖的零食,而不愿从事耗费体力的劳动。正像一位雄心勃勃的专家最近所说的那样,所有这些因素无疑都与“不知不觉中开始流行而且正在遍及整个世界的肥胖症有关。”但这只是谜底的一部分。

不为人知的答案只有一个: 我们身边到处充斥着廉价食品 。不错,只要走进当地大型百货商场或全世界任何一个销售食品的区域,就能够直接发现问题。商场里到处都堆满了高卡路里的廉价食品。

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打败了马尔萨斯。粮食生产没有跟随人口增长的步伐,而是成功地超越了前者。虽然由于天气原因每年的粮食产量会有所起伏,但全球饥荒饿死人的现象却鲜有发生(即便发生也不是因为全球粮食短缺,而是因为缺乏把粮食运到所需地方的方式)。总的说来,粮仓都塞得满满的。

因为收成太多,农民无法卖到理想的价格,数以吨计的粮食被埋在地下。成吨的廉价粮食(比如玉米)被充作原料生产售价较高的食品(比如牛排)。大量粮食意味着大量油脂、肉类和糖分,还有卡路里。大量粮食意味着有很多人超重。

如果你为避免了大规模饥荒而感到高兴——我当然是这样——你应当感谢两组科学家:他们中的一组在20世纪80年代发明了耐寒、高产系列作物,带来了绿色革命,而另一组则找到了 从空气中生产面包 的方法。

你没有听错。如果你想要为今天物质丰裕的时代寻找责任人,那么你应当怪罪生活在一百年前的几位德国科学家。他们认为问题不在于粮食短缺本身,而在于化肥数量不足——接着他们就发明了一种方法,生产出无穷无尽的化肥。

氮是任何化肥中的首要成份,而两位德国研究者中的第一位弗里兹·哈伯发明了危险复杂的化学方法,从空气中提取氮元素。空气中氮的含量非常丰富,但却无法直接用作肥料——无法转换成能使植物生长的物质。

100年前进行了首次试验。卡尔·博世是一位在化学企业工作的年轻天才,他迅速将哈伯的研究成果提升至工业应用级别。他们两人都获得了诺贝尔奖。

这两位杰出科学家在挽救数百万人免受饥荒之苦的同时,却因为各自后来的工作而臭名昭著,这恐怕是历史上最大的讽刺之一:哈伯身为德国犹太人,是一次大战中研发毒气的主要力量(他还参与了齐克隆B毒气的研究工作,这种毒气后来被用于集中营清洗);而坚定的反纳粹人士博世则创立了大型化工企业法本公司,该公司后来被希特勒接管,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生产军用物资。

今天,骇人听闻的大型哈伯-博世化工厂,经过在工艺方面的提炼和改进仍然活跃在世界各地,制造出数十万吨化肥,肥沃了良田千顷,生产出大量被加工为糖、油、牛肉的粮食作物,这些粮食被加工成面条、薯片、比萨、玉米饼和蛋糕,让我们变得越来越胖。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如果你认为这并不重要,那么想象一下你体内半数的氮元素都来自人工合成,是哈伯-博世工厂的产品。你还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没有这项发明增加的粮食产量,地球只能供养约50亿人口——至少比今天的人口少20亿之多。

是的,不用你们给我发电子邮件,我也知道有很多问题随之产生:对生态系统的压力、污染(包括氮污染)等等。但我是个乐观主义者,因此我不会抱怨,而且还有好消息要告诉诸位。即便全球人口每年继续增加数千万,但考虑到哈伯-博世化肥的持续增长和世界各国出生率令人意想不到的下降趋势(如果你能再活50年,按照最乐观的估计,你就会亲眼见证世界人口出现零增长),人类或许可以永远避免大规模饥荒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