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爱荷华州党团会议和大西洋联盟

    在爱荷华州党团会议中两位相对并不老练的局外人奥巴马和赫卡比获得胜利,这对于美国的总体外交政策、特别是大西洋联盟意味着什么呢?根据一个小州有权投票的一少部分选民的多数来预测谁最终在提名中脱颖而出为时尚早。但是,询问在2009年1月20日布什政府对待美国的欧洲盟友深不可测的骑士作风以及无缘无故的偏离态度是否会改弦更张并不太早。

    评论员家们好像都认为选择了奥巴马和赫卡比的选民们感觉到他们在拒绝现状。他们为了了结过去的错误明显地投票支持他们知之最少的侯选人。但是他们想像他们正在拒绝的现状究竟为何物呢?人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所明显努力拒绝的“例行政治”看起来是朦胧的。希拉里·克林顿的政治团队在个人以及意识形态上都致力于从目前的当权者中夺取权力。奥巴马不断把希拉里·克林顿与在2001年到2007年主导华盛顿的思维联系起来。更为不同寻常的是,和蔼可亲而又怪异的赫卡比说,属于摩门教派的马塞诸塞州前州长罗尼代表了权势。

    为了把讨论集中于一定范围之内,我们可以问下面的问题:奥巴马和赫卡比的选民们所拒绝的现状是否包括布什总体任期内美欧关系的恶化呢?毕竟,美国当前政府蔑称“老欧洲”并非只是口头而已,而是其对待外交事务鲁莽方针的中心部分。这就是为何认真地与布什遗留下来的灾难性东西决裂应该从重新思考和重新建立大西洋联盟开始。但是,对于奥巴马和赫卡比任何一人而言,重新恢复大西洋主义是否成为优先事项极为难以确定。

    美欧之间的关系在过去六个月中所举行的十几个总统选举辩论中基本上没有提及。这并不令人惊讶。对于像大西洋联盟这样很少进入普通选民意识的问题侯选人并没有动力来予以关注。奥巴马主持参议员欧洲分委会(这一分委会的职责之一就是监督美国与北约和欧盟的关系),但是他没有召开一次该分委会的政策会议。但是这一情况在广大选民中没有引起任何反响。当提及美欧关系的时候,共和党侯选人似乎对欧洲并不完全无动于衷,略微并不公开表示敌意。他们的反欧敌意孤陋寡闻,反映出美国南部白人福音教派特有的对世俗主义的蔑视以及某些颇有名望的共和党国防知识分子所宣扬的错误观点,即如今欧洲对于美国的安全做出的贡献少之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