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爱银行,恨银行家

新德里—公共话题总是很粗放的。公众的注意力有限,而细节总是容易混淆。宁可要明确但错误的立场,这样至少可以传达信息。越是尖锐和高调,就越容易吸引公众的眼球,越容易得到传播,越容易给争论定调。

就拿银行监管争论来说吧。如今,银行家是人人喊打。但银行业务也令人困惑。因此,任何批评家,只要他能吹散银行家散在其业务身上的迷雾,把银行家描述得既无能又恶毒,就能找到听众。批评家的观点——应该杀杀银行家的威风——会引起广泛共鸣。

当然,银行家可以忽视批评家和公众,在正确的时间把钱用于游说,保持自己的特权。但是,银行家每每反应过激,好像唯恐自己不能被视为流氓。他(通常银行家都是男性)警告公众,即使最温和的银行监管都会导致我们所熟悉的文明崩溃。尖锐的批评在继续,而公众仍旧是乌合之众。

举一个更具体的例子说明这一点。当前危机前,大量银行以极高的杠杆水平经营,有时债务/股本比率甚至高达30-1(或以上),债务中很大一部分是短期债务。你可以合理地推断,银行股权资本太少了,安全边际太窄了,必须以合理的监管措施改善银行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