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中国的政权变更?

加利福尼亚州克莱蒙特——针对中国共产党刚刚完成的领导层过渡,该问的问题是整个精心设计的动作是否类似于泰坦尼克号躺椅的重新分配。在中共统治结束可以预见并且极有可能的情况下,新领导班子的上任也许没有什么意义。

很多观察家可能认为这种说法耸人听闻。他们坚称中共从1989年的天安门危机和1991年苏共垮台后即证明了自身超强的适应力。为什么预测中共统治崩溃的说法现在应当受到重视?

尽管中国的未来不可预测,但在一定程度上却可以准确预测其后极权主义政权的寿命。中国在很多方面都非常独特,但它的一党专治政权却没有什么稀奇之处。其实中国的政治秩序也逃脱不了已经将无数独裁政权送入坟墓的一模一样的自我毁灭力。

在专制制度的众多系统性缺陷中,以领导者越来越弱为表象的最高领导层退化是一个无法避免的渐进过程。因为看重政治忠诚度高于能力的继任模式,排外封闭的专制制度阻碍了众多才华横溢的人被提拔到高级领导岗位。事实上,精明的独裁统治者青睐天赋平庸的继任者,因为培养控制这样的人接掌政权相对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