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国民主的必然性

十五年前,方宏进在天安门广场上抗议。数年以前,在北京,他主持着中国最受欢迎的电视节目,每周都检验着政府放任言论自由的限度。今天,他管理着上海最主要的电视台,东方卫视。印有他形象的巨幅海报悬挂在摩天大楼上。

胡舒立属于同一代人:她被《经济学家》杂志称为"中国最危险的女人"。她离开了在中国一家党报的第一份工作,来到《财经》杂志担任编辑。这份商业杂志时常刊登揭露商人和政府官员腐败行径的文章。

然而,要将这些言论自由的试验解释为民主即将在中国实现的信号就错了。共产党允许《财经》揭露腐败是因为这样有助于遏制中国最严重的痼疾。"首要的公民权利是摆脱贫困",中国加入WTO的谈判者之一,龙永图说:"在过去的15年里,我们使2亿人摆脱了贫困;7亿中国人现在可以用电了,这在15年前对他们来说还是不知名的奢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发展优先:坦白地说,其它的一切都不如这一点重要。"

但发展的确只是意味着让人们摆脱贫困。25年以前,中国社会比瑞典更具有平均主义色彩;现在城市与农村,西部内陆与东部沿海地区甚至在城市内部(大量的农民涌入城市寻找工作)的发展却极为不平等。的确,中国当今的收入分配更像是巴西而不是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