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死于阳刚

伦敦—新闻媒体长年累月地报道着可能伤害我们健康的日常活动。但也许目前仍被忽视的影响最大的全球健康风险来自性别规范。

尽管压倒性的证据表明基于性别的成见和期望会给健康带来负面影响,但与性别有关的健康问题仍被大量忽视或误解,国际健康组织通常把针对特定性别的努力限制在女性——甚至更狭隘地,限制在母亲。但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除了三个国家之外,全世界女性预期寿命都高于男性,其中日本高出7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穷国则高出1年。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长期以来,人们认为女性预期寿命更长与“生物倾向”(biological predisposition)有关,比如女性铁水平较低从而能够提供保护,或者不存在男性Y染色体的“额外”基因等。但缩短男性生命的最显著的因素来自更无聊但政治上更敏感的领域:男女“合适”行为的不同,这类行为由社会规定,然后由市场强化。

《柳叶刀》去年发表的数据显示,全球最麻烦的十大疾病在男性中间比在女性中间更加常见,且差距很大。比如,死于肺癌的男性比例比女性高一倍。类似地,交通事故和酒精相关致死和致残对男性潜在健康生活年限的影响比女性大两倍。

这些差异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用男性比女性面临更多风险这一事实来解释。男性倾向于冒险(特别是年轻的时候),这或许有生物学方面的原因,但社会规范通过将冒险和阳刚之气相联系助长了高风险和不健康的行为。

理解并利用社会规范能带来商业利益。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社会规范阻止女性吸烟、饮酒,在某些极端情形中,连开车和骑摩托车也不行;这些产业的广告的目标客户总是男性。比如,酒精饮料厂商是男子职业体育的领先赞助者,但极少赞助女子体育赛���。

此外,广告商往往宣扬一种“人生苦短,及时行乐”的哲学,以鼓励男性忽略产品的健康风险。最初的三位“万宝路先生”均死于肺癌,但他们的男子气概仍存在于许多中低收入国家的烟草产品广告中。

女性比男性更多地使用健康服务,这进一步放大了健康结果差异。女性之所以更多地使用健康服务,部分是因为她们需要家庭规划和产前服务,防止或促进生殖。但即便健康服务使用水平相同——比如非洲的HIV/艾滋病案例——基于性别的预期让HIV阳性男性无法获得与需要相配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

尽管性别规范显然影响着全世界范围男性的健康,但重要国际组织仍无视这一问题,或者在做出改善全球健康建议时只针对女孩和妇女的问题。全球卫生行动计划(Global Health Initiative)用美国纳税人的钱弥补“严重危害妇女和女孩健康的与性别有关的不平等性和差异”。

平心而论,就全世界而言,女孩和妇女更弱小,地位更低,机会也更少。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忽视证据。毕竟,专注于世界更少冒险、更多使用健康服务的那一半人口的方法不可能有助于消除性别不平等。

应对与健康状况不佳有关的社会和经济负担——更不用说许多国家存在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了——要求采取新方法取代现行的不平衡的低效模式。应该改变危害男性健康的性别规范,替之以从社会、文化和商业上强调一视同仁的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性别规范不是一成不变的。社会、文化和潜在市场时变化的。比如,欧洲酒精消费模式正在开始改变。尽管男性饮酒仍比女性多(而且更加普遍了),但女孩和男孩饮酒报告数量已经不相上下。随着亚洲和非洲市场的开放,类似的社会变化也将随酒精和烟草广告寻找新客户而发生。

罗马哲学家西塞罗说:“没有什么比与人健康更接近神了。”数十亿美元规模的全球健康产业给西塞罗的格言加上了一个定语:“与女人健康”。但强调一种性别的健康破坏了性别平等,也不符合全球卫生行动计划的(合理)初衷——改善所有人的健康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