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阿拉伯之春的群体心理

阿布扎比—1896年,社会心理学家勒庞(Gustave Le Bon)警告他的同时代人大新群体的风险,他写道:“必须就来自(群体)心理的问题给出一个解决方案,要么我们就会被这些问题所毁灭。”随着阿拉伯世界自发形成的示威取代有组织的政治运动,刚刚诞生的民主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领导人应该小心勒庞的警告。

自群众走向突尼斯、开罗、班加西和其他阿拉伯城市街头以来、推翻几十年的旧制度以来,旁观者和分析家一直不能确定阿拉伯世界将何去何从。但他们的注意力几乎全部集中在这些事件的政治维度上:谁是他们的领袖,他们的需求又是什么?

事实上,示威的持续时间、激烈程度和频率——比如9月份班加西地方武装刺杀美国驻利比亚大使史蒂文斯(J. Christopher Stevens)——表明,文化和群体心理在阿拉伯世界事态发展中起着决定性作用。在经历了数十年的独裁统治后,阿拉伯人民厌倦了毫无信誉可言的制度和毫无作为的政党,开始通过社交媒体来组织平民抵抗运动。

结果,受阿拉伯之春影响的各国现在面临着由群体动态,而不是真正的政治和思想运动左右的政治局势。事实上,阿拉伯世界的现状中有很大一部分可以用群体心理研究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