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全球资本规则

美国剑桥—正式宣布了。IMF批准了资本管制,从此以后,使用税收和其他手段限制跨境金融流的做法合法了。

不久前,IMF还在大力敦促各国——不论穷富——对外国金融开放。如今,IMF承认了金融全球化可能是破坏性的(导致金融危机和对经济有害的货币波动)这一现实

在这里,我们还面临另一场从未结束的与资本管制的爱恨纠结。

在1914年之前的古典金本位下,自有资本流动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但两次大战间的动荡让很多人(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凯恩斯)相信,开放资本账户与宏观经济稳定是不相容的。这一新的一致观点反映在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议中,将资本管制写入了IMF章程。正如凯恩斯在当时所指出的,“从前的异端,现在被视为正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