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西方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危机

纽约——

几年前,一种强大的意识形态——对无拘无束的自由市场的信仰——几乎将世界推入万劫不复。即使是在这一意识形态的全盛期——从20世纪80年代早期一直到2007年——美国式去监管化资本主义也只是给世界上最富有国家中的最富有阶层带去了更多的物质享受。事实上,在这一意识形态长达30年的全盛期中,大多数美国人的收入在年复一年地减少或是停滞不前。

此外,美国产出的增长在经济学上是不可持续的。太多的美国财富流入了太少的人的腰包,因此增长只能通过消费维持,而消费又只能通过越积越多的债务来融资。

我希望金融危机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教育一下美国人(也包括其他国家的人),让他们明白,我们需要增进公平、加强监管、促进市场和政府之间的平衡。可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相反,右翼经济学大有卷土重来之势,其背后的推手无他,意识形态和特殊利益耳。右翼经济学重振旗鼓将再次威胁全球经济——至少是欧洲和美国的经济,因为右翼经济学思想在这些地区最为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