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哈马斯时代

以色列从21个位于加沙和4个位于西岸的定居点单方面撤军为巴勒斯坦人创造了崭新的现实。巴勒斯坦人如何应对变化了的局势将很可能决定他们能否建立起独立的国家。因此历史会证明这一时刻是巴勒斯坦最大的机遇,或者按照阿巴·埃班(Abba Eban)的话说,也可能是他们错过机遇的又一次机遇。

巴勒斯坦人如何应对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巴勒斯坦国家将如何处理日益高涨的巴勒斯坦伊斯兰运动,该运动无疑会在加沙撤军后要求很大一部分权力。武装团体会不会恢复对以作战,巴勒斯坦当局会不会采取措施缓和局势或者与袭击做斗争?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所控制的世俗运动法塔赫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就撤军后的管理与伊斯兰教派哈马斯达成谅解?

阿巴斯和其它巴勒斯坦当局官员一再强调“统一政权,统一法律制度和政治多元化”的必要性。阿巴斯还希望武器都由一个机构统一掌握,那就是巴勒斯坦当局。他成功说服了巴勒斯坦武装分子暂不采取行动,向以色列和世界表明拆除定居点可以避免以巴暴力。

但他能够成功地把这些成就转化为长期停火和和平选举,巩固巴勒斯坦当局在加沙和西岸北部的统治吗?如果最终失败,会给巴勒斯坦人建国的合理目标带来又一次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