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的精神虚空

为什么神经学家、分子生物学家、遗传学家和发展生物学家—这些以科研成果永久地改变了我们对自身的认识的男性和女性—对他们的未来却如此彷徨不安?这场发生在当今医学科学家之中的士气危机不是由资金问题造成的,也无关该领域所处的发展阶段,更不是因为研究水平,而是因为这些科学家们没有能够在研究过程中结成合适的人道社团。

士气低落的问题缺乏善意和体面;这是习俗和礼仪的失败,是社会目标的缺失,是辨别对错以采取正确行动的能力或意愿的减弱。归根结底,士气低落只是一个后果,其原因是终日忙碌在实验室中的科学家们的漠然使得其研究领域的社会和情感基础日渐衰败。

以人类的身体和精神为研究领域的科学的脆弱性在于科学家们所承担的义务,即必须冷静地观察其各自的系统。在这些领域中,要做到冷静就需要医学科学家们忽略他或她个人在身体或精神上的脆弱性。试图达到这种对自身命运冷静的好奇心的不可实现的标准所带来的压力,使得这些研究身体和精神的科学家和他们自己的身体及精神之间的距离变得难以承受。在这样的压力下,医学科学家们容易产生幻想,认为他们的研究工具和过程在一定程度上将他们从自身的精神和身体局限中解脱出来。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jFC5r8B/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