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金钱的隐性成本

普林斯顿 - 当人们说“金钱是一切罪恶的根源”的时候,他们通常不是指金钱本身是罪恶的根源。人们是热爱金钱的,即使最早说这句话的Saint Paul也不例外。不管我们对金钱是否贪婪,金钱本身是否可能是个问题呢?

卡尔·马克思是这么认为的。马克思在他年轻时代所写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这一到二十世纪中叶才得以出版并被世人知晓的书中,把金钱描述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分离制造者”,因为金钱把人的特性改变为它物。马克思写道,一个人或许长得很丑,但如果他有钱,那就可以买到“最美的女子”。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钱,要做到这点,他就需要一些更正面的个人的素质。马克思认为,金钱使我们脱离人类真实的本性,使我们疏远他人。

马克思曾预言,劳动人民的革命可以带来一个新时代,在这样的时代中每个人的生活将变得更美好。而当大家认识到这一预言显而易见的错误之后,他的威望便跌落了。因此,如果他只是在说金钱的分离作用,我们或许可以把这一说法当作其错误理论的一个部分将之随意抛弃。但是《科学》杂志在2006年刊登的Kathleen Vohs、Nicole Mead和Miranda Goode三人的研究报告认为,至少在这一点上,马克思说的不无道理。

在一系列的实验中,Vohs 和她的同事们想出了几个方法让参加实验的人们思考有关金钱的问题,但却不明白告诉他们要思考金钱。他们给部分参加实验的人们布置任务,其中包括梳理有关金钱的一些词语;对其他人,他们在附近放了一大堆给他们专用的钱;让另一组看一个显示着各种面值的纸币的电脑保护屏。而剩余的被随意挑选来的人,则让他们梳理和金钱无关的一些词语,也看不到一大堆钱,而且看到的电脑保护屏也不一样。在下列的每一个情况下,那些被引导思考金钱问题的人-我们姑且称之为金钱组-和非金钱组的人行为表现就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