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不平等性的继承

罗马—我们早就知道,快速经济增长井喷会导致不平等性加剧:中国和印度就是最新的例子。但增长缓慢和不平等性加剧——当今发达经济最突出的两大特征——也存在联系吗?

这正是巴黎经济学院的法国经济学家皮克提(Thomas Piketty)在最近的一篇论文中提出的有趣假说。近几年来,皮克提已经发表了不少最重要的关于不平等性的文章。

利用法国精密的官僚体系,皮克提得以重新构建近两个世纪以来的法国国民账户。1820年至一战——即某种二级经济社会制度——存在两大特征:一是增长缓慢(每年约1%);二是继承财富比重惊人,大约要占到GDP的20—25%。

皮克提认为,低增长和继承重要性之间的联系并非偶然:继承财富每年可产生2—3%的收益,而新投资只有1%,因此社会流动受到了严重限制,阶层化得到了巩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