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埃尔多安不是土耳其唯一的问题

普林斯顿—途尔坎·萨伊兰(Türkan Saylan)是一位划时代的女性,她是土耳其第一批女皮肤科医生之一,也是打败麻风病运动的领袖。她还是坚定的世俗主义者,成立了一个基金会为年轻女孩提供奖学金使她们能够继续学业。2009年,警方突击搜查了她的住处,没收了一批文档。此次调查的原因是她被指与恐怖组织“土耳其右翼组织”(Ergenekon)有涉,该组织意欲在土耳其制造混乱,以便实施军事政变。

当时的萨伊兰已经罹患癌症晚期,不久便撒手人寰。但针对她同事的案件并未就此中止,反而演变成针对总理埃尔多安及其强大的葛兰运动(Gülen,由伊斯兰教牧师葛兰的追随者创立)盟友的反对者的审判潮。

与其他许多案件一样,此案的证据包括一台属于萨伊兰基金会的电脑上发现的一批Word文档。美国专家最近考察了硬盘的法医图像,获得了令人吃惊的发现——但土耳其人早已习以为常。入罪档案进入硬盘的时间要略晚于这台电脑在基金会的最后一次使用。由于这台电脑被警方扣留,这一发现直接指向了官员渎职。

捏造证据、秘密目击者和花样百出的调查手段构成了2007年以来土耳其警方和检方花架子公审的基础。在臭名昭著的严打案(Sledgehammer case)中,人们发现军事政变密谋存在重大漏洞,包括一份用Office 2007编辑的最后存盘时间在2003年的文档。(我岳父便是300多名被锁定的军官的其中之一,我妻子和我一直在积极地报告此案的莫须有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