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大战在叙利亚的结束

新德里—西方即将迎来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14年)100周年,而中东正在经受自奥斯曼帝国崩溃以来前所未有的震荡。奥斯曼帝国崩溃的结果之一是赛克斯-皮科(Sykes-Picot)协定,这一产生于一战激战正酣时的协定将累范特(Levant)分割为英管区和法管区。如今,它正在叙利亚迈向野蛮暴力。

类似地,土耳其当前的动荡局势至少部分要归因于总理埃尔多安政府的“新奥斯曼”主义的过度伸张。自阿塔图尔克建立土耳其共和国以来,土耳其人便再未建立地区影响力。埃尔多安的复兴努力沦为奥斯曼帝国狂妄的牺牲品。

当然,累范特几百年来一直饱受无穷无尽的冲突折磨。英国二战期间最伟大将军之一、倒数第二任印度总督韦维尔爵士(Sir Archibald Wavel)在他所写的传记《一战中的艾伦比元帅》(WWI Field-Marshal Edmund Allenby,艾伦比是累范特协约国军队的指挥官)中写道:“历史上最伟大的骑兵运用,也可能是骑兵在历史上最后一次大规模作战胜利,在伊苏斯战场不远处结束,伊苏斯正是亚历山大大帝第一次展示如何赢得战争的地方。”

但和平依然原理累范特。中东分析家侯赛因(Murtaza Hussain)最近观察道:“作为击败奥斯曼帝国统治者而建国的叙利亚和伊拉克曾经是统一国家,现在已经名存实亡。”新出现的可能是一个分裂的、极易操纵的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