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来自伊拉克的正面影响

使道德与社会的组织方式和解-换句话说,使道德规范与政治和解-是人类最古老的雄心壮志之一。汉莫拉比、拉莫斯二世、梭伦、孔夫子和伯里克利都是致力于达成这一目标的伟大先行者。单一民族国家在18世纪的出现和暴虐在20世纪的登峰造极可能使人们认为伦理政治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或日渐迷失在未来之中的梦想。

然而,尽管有国家之间的竞争和现代战争的血腥,民主还是在散播着。的确,在仅仅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拉丁美洲就推翻了这块大陆上所有军事和文官的独裁统治,非洲也铲除了毁灭其独立时代的半数的暴君。

与人类所知的其他所有政体相比,民主代表着两方面的超越性进步:首先,因为它是建立在尊重人权的基础之上;其次,因为现代民主所倡导的普选权禁止忽视或压迫少数派。

当然,国际公共事务在民主和道德方向上的进展仍然十分缓慢。但2004年可能会在历史上书写一笔人类至今在这方面最大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