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苦难之神?

普林斯顿——我们是生活在一个由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和完美无缺的上帝创造的世界里吗?基督徒认为是这样的。然而,我们每天都面对令人怀疑这个观点的一个有力的证据:这个世界有大量的痛苦和苦难。如果上帝无所不知,他就知道有多少苦难。如果他无所不能,他就已经创造了一个没有如此多苦难的世界——并且他应该已经这样做了如果他完美无缺。

基督徒通常回应说上帝赠与我们自由意志的能力,因此他对我们的作恶不负责任。但是这个回答没能解释那些在洪水中淹死的人,在闪电引起的森林火灾中活活烧死的人或者在干旱时饿死或渴死的人的不幸。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基督徒有时候试图通过这样的说法来解释这样的不幸:所有的人都是罪人,因而他们命该如此,即使这样的命运非常可怕。但是婴儿和小孩与成年人一样都有可能在自然灾害中遭遇不幸和死亡,并且他们好像不太可能罪该遭遇不幸和死亡。

再一次地,有些基督徒会说我们所有的人都继承了夏娃的原罪,她违抗了上帝的不得吃智慧树果实的命令。这是一个三重排斥的观点,因为它暗示知识是有害的,不遵守上帝的意志是最大的罪恶以及儿童从他们的祖先那里继承了罪恶并应当为他们接受惩罚。

即使我们接受所有的这些观点,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因为动物也会因为洪水、火灾和干旱遭受不幸,并且,既然它们不是亚当和夏娃的后代,它们不可能继承原罪。

在更早的年代里,当原罪被比以现在更严肃的态度来看待的时候,动物遭遇的不幸对擅于思考的基督徒来说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十七世纪法国哲学家勒奈·笛卡尔通过强烈否认动物能感觉痛苦这样一个权宜之计来解决这个问题。他认为动物只是机灵的机械装置,我们不应该把它们的嚎叫和挣扎视为痛苦的表现,就像我们不应该把闹钟的响声作为闹钟有意识的表现一样。但是,和狗或猫一起生活的人不大可能认为这个观点具有说服力。

上个月在拜欧拉大学——一个位于南加州的教会学院,我和保守的评论员丹尼希·杜泽(Dinesh D’Souza)就上帝是否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辩论。在最近的几个月里,杜泽在与一些卓越的无神论者辩论的时候有力的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但是他也对为我上面列出的问题找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感到吃力。

他首先说,因为人可以永远生活在天堂里,所以,与我们在这个世界的生命是我们拥有的唯一的生命的情况比起来,我们在这个世界遭遇的不幸就不是那样重要。这同样没有解释为什么一个无所不能完美无缺的上帝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从永恒的角度来看这样的不幸相对无关紧要,可是如果没有不幸,或者至少没有大部分不幸,这个世界将更美好。(有些人说我们需要遭遇一些不幸以使我们更好的欣赏幸福是什么样的。这也许是对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不需要我们现在拥有的那么多不幸。)

接着,杜泽辩称说既然上帝给了我们生命,我们就不能因为生活不完美而抱怨上帝。他举了一个一出生就少了一只手臂的小孩作为例子。他说,如果生命本身就是一个礼物,那我们就没有因为得到的比自己想要的少而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作为回应,我指出我们谴责那些在怀孕时使用酒精和可卡因而给胎儿造成伤害的母亲。然而按照杜泽的观点,既然她们给了孩子生命,那么她们做的事情就好像没有什么错误。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最后,和许多基督徒遇到尖锐问题时的反应一样,杜泽转而声称我们不应该希望去了解上帝把世界创造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原因。这样做就像是 一只蚂蚁试图了解我们人类的决定一样,因为我们的智力和上帝无限的智慧相比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这是在约伯记中以更诗意的形式给出的答案。)但是一旦我们用这种方式放弃了思考问题的权力,我们就可能相信任何事情。

而且,断言我们的智力和上帝的智慧比起来微不足道预先假定了辩论中的观点——世界上存在着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和完美无缺的上帝。我们亲眼看见��证据使我们相信这个世界根本不是由上帝创造的观点更加合理和可信。但是,如果我们坚持相信上帝创造世界,那我们就被迫承认创造这个世界的上帝不可能是无所不能和完美无缺的。他一定不是邪恶的就是经验不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