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加沙监狱

加沙城——进入加沙地带比进入警戒级别最高的监狱还要难,这块地带只有45公里长、可能8公里宽,却是加沙150万巴勒斯坦人生活的家园。 在围墙、了望塔和致命的缓冲区的包围之下,我凭借一张好不容易得来的签证通过了埃雷兹过境点——那里有铁门、百无聊赖的青年移民官和扫描设备的盘查。 铁门的另一端是进入这部分巴勒斯坦领土的被铁丝网包围的1公里长的通道,这块土地被以色列、埃及、地中海,还有国际社会的集体冷漠压得透不过气来。

在酷暑中走过那条狭长的铁笼通道感觉如同经历了世界末日一般。 小群的巴勒斯坦人正在破拆沙地上随处可见的混凝土块,这些混凝土块是加沙工业设施在轰炸后的残留物。 他们捶打这些混凝土块,收集里面的钢筋和沙砾。 他们的劳动成果被长满疥癣的驴和马拉车拖走。 这可以勉强算作加沙唯一的工业。

世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注意到加沙生活的恐怖,而后又会回到看世界杯或计划消夏暑假中去。 比如,2008年12月和2009年1月发生的军事袭击将我们惊醒,1,300多名巴勒斯坦人(其中包括300多名儿童)和13名以色列人在这次袭击中丧生。 以色列国防军今年5月袭击运送救援物资的土耳其舰队让我们再次注意到这个似乎永远讲不完的恐怖故事,9名平民在这次袭击中丧生。

谈到以色列军事行动时你必须小心用词。 认为加沙存在人道主义危机的人不该将这里的局势与旱灾或战争中的埃塞俄比亚或苏丹相提并论。 加沙的条件的确艰苦,这里的民众也确实在受苦受难。 以色列政府已经否认加沙人正在挨饿,并且已经放松了进口限制制度。 但是封锁的目的从来不是要饿死加沙人,这一点曾任阿里埃勒·沙龙助理的多夫·魏斯格拉斯早就有过著名的论述,以色列的目标是“让巴勒斯坦人节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