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意识形态冲突的未来

发自华威——刚刚落幕的法国总统选举似乎说明旧有的左派-右派对立依然跟从前那样行之有效——显然在法国这个诞生这一概念的地方正是如此。但这种说法有道理吗?

现代的政治光谱其实是1789年大革命后法国国民议会上座次编排顺序的产物。当年坐在议长右侧的是国王和教会的支持者,而左侧则是他们的那些政敌们——后者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呼吁进行体制改革。在民俗文化中人们总是把右撇子跟信任联系在一起,而左撇子则一直代表着怀疑——当然在大选中则代表了对现状的不同态度,而这一区分也从中不断得到了强化。

回顾过去,很显然这种区分在其诞生后的200多年间都成功对党派政治忠诚进行了界定,并贯穿了19到20世纪的所有大规模极端保守或激进政治运动。但如今大多数民主国家选民投票率的不断走低也意味着这种把意识形态差异概念化的方式可能已经过时了。有人甚至认为在这个日益碎片化的政治图景中,意识形态和政党之间的相关性已经越来越弱了。

但在目前看来,有一种对立正在不断凸显,并可能重新塑造21世纪的左右派区分形式:在政策制定原则中对风险的预防性态度与“主动性”态度。在社会心理学意义上,预防性政策制定者将自身的监管设定在预防最恶劣的结果上,而主动性政策制定者则试图把握住最可能获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