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法国死胡同

巴黎—随着总统大选的临近,法国正在走向临界点。三十年来,不管右翼还是左翼上台,法国都在追求互不相容(如果不是截然相反的话)的目标。随着主权债务危机将法国银行(以及法国经济)一步步逼到墙角,法国必须尽快拿出点什么来。

当动荡发生时——几乎可以肯定,大选后一两年内必然会发生——将出现彻底的痛苦变革,也许连1958年奠定第五共和国的戴高乐政变都要小巫见大巫。

大部分法国政治家和官僚声称,这纯属扰乱人心的谣言。毕竟,像债务比率或预算赤字趋势这样指标,美国和英国不是更加糟糕吗?事实上,要不是法国政坛的宠儿欧元作祟的话,法国的日子绝不会比“盎格鲁-撒克逊”们难过。

欧元并没有造成法国的经济问题,但法国政客对单一货币的承诺却给解决问题造成了不可逾越的障碍。基本问题是,法国极其慷慨的福利国家制度(2010年公共支出占GDP的57%左右,英国为51%,德国为48%)扼杀了维持欧元所需要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