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恐惧的胜利

巴黎—1981年5月,教皇保罗二世在一次暗杀行动中幸存。三十年后,本·拉登被美国特种部队射杀。但是,看看当下的世界,我们可以轻易地看出,以富兰克林·罗斯福关于唯一的恐惧是“恐惧本身”的训喻为圭臬的鼓舞人心的领袖失败了,想要恐惧主导“异教徒”世界的狂热分子胜利了。

如今,恐惧无处不在,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必须放在这一背景下解读,因为此次袭击凸显和深化了我们普遍的不安全感。

当然,波士顿袭击的规模远小于2001年9月11日。但美国人会把这一本土出品的袭击铭记为具有高度象征意义的时刻:在爱国者日的盛大国际体育盛会上发生的袭击。波士顿马拉松是一项颇受欢迎的运动,它体现了以绝对的耐力战胜挑战的民主社会的和评价值。这样一次具有象征意义的袭击会在曾经以希望为标志的美国社会中扩散恐惧吗?

对恐怖主义的恐惧只是可以用多层次恐慌结构来予以最佳概括的东西的一个方面。就国内而言,存在对“自发”大屠杀的恐惧,如12月发生在康涅狄格州纽顿市的屠杀。就国际而言,存在对阿拉伯世界内战的恐惧;存在对饱受危机困扰的欧洲社会动荡的恐惧,存在对朝鲜边缘政策和东海和南海领土争端导致亚洲战争的恐惧。还有与气候变化、传染病、网络战等等有关的全球性恐惧。这个名单似乎永远写不完。